农家草莓铺

@小盘子

【凌李】马杀鸡与三温暖(上)

给@蓝子
拖了很久的马杀鸡梗
不知不觉写太长了😂😂
就分上下放出来吧
总之就是一个马杀鸡和摸黑小破车(也不算车?)的故事


“怎么又停电了……”凌远摸索着找到家门,把钥匙往鞋柜上一扔,西服也没来得及脱就倒在了沙发上挺尸。


家里静静的,只有一片漆黑,终于从那片喧闹里逃脱出来了,凌远深深呼了口气。


那个人还没回来,出任务已经六天没消息了。凌远看看手机,撇了撇嘴。
已经晚上十点了,想必今天也不会回来了吧。
凌远起身想去洗澡,却听到门外一阵骚动。


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!停电太黑了!”
是那小孩儿的声音。凌远快步走到门边,一手拧开门,伸头出去望着,有个熟悉的轮廓向自己扑来。


“老凌!”一双手攀上自己的后脖颈,裹着一身硬硬的制服整个人树袋熊般箍了上来。“我回来啦!”


闻着那人身上熟悉的气息和零星的汗味,凌远嘴角止不住上扬,嘴上却不饶人:“李大队长,几天没回家,家门都找不着了?!”说着在人挺翘的臀部轻轻一拍。


“谁知道停电,太黑就敲错门了!”李熏然站直了,撇了撇嘴,大眼睛盯着凌远,腮帮子鼓胀着讨可怜。


“怎么不叫我去接你,摸上了别人的床可怎么办?”凌远嘴角一勾,伸手戳了戳小孩儿的仓鼠脸颊。


“没你的床我才不上!这不是想给你惊喜么!”李熏然笑眯眯的看着凌远,眼睛里带着窗外月亮皎洁的光,“这次的疲劳战术总算没白费,连审20小时,那混蛋的精神防线总算被我们摧毁,什么都交代了!”


“我们然然真棒!”看着小孩脸上飞扬的神色,凌远也不由得嘴角上扬,心里却不由得隐隐作痛。


“不!队里的每个人都很棒!老凌,我跟你说……”提到案情,李熏然眉飞色舞的展开大段描述。


凌远微笑听着,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停顿,把话插了进去:“然然,先去洗澡,待会你躺着我给你按按,坐着一整天一定筋骨都僵硬了。”


“哎呀我家老凌还会马杀鸡呢!”李熏然听言笑出一口大白牙。


“什么马杀鸡,在中医里这叫推拿,推与拿相生相辅,学问大着呢。”凌远边说边把李熏然往浴室里推。


“老学究!”李熏然一个白眼,微笑着摸进浴室。不一会儿,只穿着内裤探了个脑袋出来。“老凌,好冷!给我把毛巾带进来啊!”


凌远抬眼看了看他,目光上下扫射了一下,眼里都是笑意:“我来给然然做毛巾呀!”


“老不正经!”浴室门啪的关上了。凌远吃了一记眼刀,却怎么感觉那人脸颊红了起来。




两人都洗好澡后,凌远在房间里点上了一支蜡烛。烛光摇曳之下,小孩儿脸上泛着暖暖的光,睡衣上平铺着的小狮子也生动起来,头发软软的贴在脑袋上。


嗯,和平时的硬汉李副队很不一样,还好只有我看得到。凌远想着得意的笑了一下。


“要脱衣服么?”李熏然眼睛扑闪扑闪,盯着凌远看,手指在睡衣一角拉个不停。


这小家伙,赤裸裸的诱惑。就不怕自己被生吞活剥了?凌远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天气凉了,怕你着凉。穿着就好。”


看着小孩儿撅了嘴,凌远才轻轻在他嘴角一吻,在他耳边气声道:“我伸进去按。”


“老凌是坏蛋流氓!一只大猪!”小孩儿一下脸颊红到耳根,一溜烟钻进被子去了。


凌远好笑的伸手把李熏然从被子里捞了出来,翻了个面。


干燥的大手从劳损过渡的颈肩开始,顺着血液流动的方向一路向下,贴合着李熏然的肌肤按摩着,扫除着他的疲劳。


“老凌……”脸埋在松软的羽毛枕头里,李熏然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。


“诶,然然。”凌远手里不停,轻声回应着。


“抓到凶手,我其实没有特别开心。”李熏然的声音更闷了,低沉得只有凌远能听到。


“每次带着嫌疑人去现场指认,那些可怕的场景就会在我脑子里再现一次。那些受害人就会在我脑子里……再死一次。”


“我学过再多的自我消解,再多的创伤修复
,再多的心理干预,每次回来都还是难过。心里空落落的,觉得自己即使将凶手绳之以法,也还是弥补不了什么……”声音越来越小,李熏然的脑袋在枕头里钻啊钻,就像要躲到里面去。


轻按、旋转、点压、推捏……凌远没有停下来,回忆着消除疲劳缓解紧张的按摩手法,一边变换着,一边回应。


“我家熏然啊,总是责任感太强,做再多都觉得不够……其实,你已经很尽力了……”他家的小警察,每次查案回家总是很懊恼,凌远埋下身在李熏然后脑勺吻了一下。抚慰他,也只有自己可以那么驾轻就熟。


“如果没有你,没有刑警大队没日没夜的追查和缉捕,还有多少凶手逍遥法外,还会有多少无辜的人白白牺牲。”


看那个人脑袋摇摇还是不愿出来,凌远俯下身揉乱他脑后柔顺的头发:“看到李大队长英勇的样子,一定有很多坏蛋吓得都不敢作乱了!”


“就你会说!就你会说!”李熏然倏地坐起来,撅着嘴,眼睛湿润润的,还带着嗔怪的眼神望着凌远。


看着这样可爱的爱人,凌远一把把他抱到怀里,手伸到脑后顺毛。“老凌那么温柔,被说服了还不行么……”还是闷闷的声音,只不过,这次是在自己胸口。


“老凌,我背上坑坑洼洼的,是不是很丑……老凌会不会嫌弃呀……”那人低低的声音带着自己的胸腔有点共振,尾音带着点小小的委屈。


“傻然然,这些都是你的勋章呀,勇敢又独特。”凌远搂着他的手往里收了收,再腾出个手掌在他卷毛上呼噜。


“嘻嘻,老凌……最好啦……”李熏然笑得甜甜的,一个劲往凌远怀里蹭着,然后很快就安静下来。

评论(12)

热度(1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