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草莓铺

@小盘子

【凌李】马杀鸡与三温暖(下)<小破车,小污怡情>

给@蓝子 亲爱的蓝蓝的马杀鸡梗下篇。
拖了很久还被屏了真抱歉!
想看然然三温暖请打卡上车

那人的呼吸逐渐规律起来,睡的很安心,乖乖的靠着自己的胸口,呼出的热气就抵着凌远的脖子,又暖又痒。
想到刚才触摸到的痕迹,那在没有任何光线下的触感特别清晰,坑坑洼洼的,像是小学教室里带等高线的立体地图。
是这几天受的伤吧,执行任务难免磕磕碰碰的,那人又神经大条,一定是还没发现就自己长好了,留下一道道大大小小的疤。

凌远感到一阵心悸,抽出李熏然枕着的手,绕到他背后去,再轻轻揽着他的腰,俯下身,趁着月亮的微光和嘴唇的触感,寻找着那人背上的起伏,一个个轻轻吻过去。
如果我真的是天使的话,这些伤口被我亲过,一定就会消掉了。
可是哪有一米八几然后又这么笨拙的男天使?想到这里凌远笑了,或许,只能对他更好一点来弥补吧。

想到这里,凌远想收紧怀里的细腰好好抱抱。不料那人不知哪里抽筋,一个翻身面对自己,一只手臂用力抱过来,压到了背上的一块骨头,凌远不小心闷哼了一下。

闻声,李熏然睁开眼,大眼睛在月光下忽闪忽闪,好像刚才没有睡着过一样。手伸到刚才压到的地方,用力按了按。“嘶…”凌远始料未及,吃痛的抽了口气。

“老凌,你这么会安慰人,是不是安慰自己太多次,练出来的?”
没来由的一句话,凌远却感觉自己被击中了般,瞬间失语。

“然然怎么说这奇怪的话,我吵到你了吗?”揉揉那人的脸颊,轻声问。

“刚才那里!”李熏然伸手到床头柜,桌上东西哗啦啦往地上掉,摸索了半天才拿到了手机,打开电筒就往凌远背上照。

一块瘀伤,青青紫紫的躺在凌远背上。“就这!这是怎么弄的!”李熏然眼睛瞪圆了,急急的问。

“就不小心碰到了,没事的。”

见凌远目光闪烁,李熏然表情严肃了起来。“现在李队长亲自审你呢!老实回答!坦白从宽抗拒从严!”

看着李熏然这副表情,凌远好气又好笑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还是医闹,前面有人就没顾上后面,让人给抡了一下。”

“都紫成那样了还不是大事!我家老凌受了委屈,我忍到第二天就不是人!”李熏然睡意全无,翻身下床,寻着月光就要去找外套。

“然然你这干嘛呢?”

“教训那王八蛋啊!”李熏然困难的摸到衣柜门,“告诉我他叫什么!还有外貌特征!我回局里查他去!”

凌远无奈的抓住那人的手拉进怀里,“熏然乖,已经被抓了,别操心了,好好睡觉。”

“真的?你别骗我?”李熏然望着凌远,还没有留下来的意思。

凌远笑成个一字,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,就抓你们局里了。”

“好吧,那我明天可饶不了他!”李熏然这才肯听话的把外套放好,退回床上,再缩进凌远怀里。

“熏然乖。”凌远抱着他顺势躺下,贪婪的吸吮着怀里小孩身上沐浴乳的香气。

“以后有事要告诉我啊老凌。”几秒钟的沉默后,还是李熏然先开口。

“会的,小孩儿会担心我呢。”

“当然啊,那么久没回来,一回来就受伤,真是不让人省心。”

“我这点小伤和然然的比算不了什么。”

“还小啊!再大我就生气不理你!”

“怕了怕了,不敢了!”

李熏然终于露出微笑,把脸埋到凌远怀里,盯着凌远坏笑。

“老凌今天那么委屈,晚上回来还给我马杀鸡。”小孩儿语气里带着心疼。“我也要好好补偿老凌的。”

凌远看着他的表情,觉得好笑:“那我们然然怎么补偿啊?”

李熏然狡黠一笑,按住凌远肩膀轻轻一推,就着面对他的姿势把他按倒。凌远顺着他,也没多做挣扎就躺了下来,没想到这小家伙一个跨坐到了他胯间,一双好看的手按上了他的胸口。

“三温暖。”李熏然神秘地说。

不等凌远疑惑,小孩儿就俯下身,在他耳边低低地说了句:

辛苦了,远哥。

凌远眼睛瞪大了,“然然你这唱的哪出,不叫我老凌啦?”

“不喜欢么?”

“喜欢。”凌远嘴角上扬,这家伙这些情趣都是跟谁学的,有机会一定好好问问。

“喜欢就少废话。”李熏然把脑袋埋低,轻轻的咬住凌远的耳垂舔吻,纤长的手指在他厚实的胸口轻抚而过,小家伙嘴边的小绒毛和呼出来的热气刮的凌远痒痒的,感觉有股电流贯通全身。

小动物般的碎吻在凌远的眼睛和鼻子、脸颊毫无章法的掠过,李熏然温热软乎的嘴唇让凌远的心都要化掉了。

这般作乱后,李熏然抬起头,扑闪的大眼睛盯着凌远一动不动的看,腾出一只手,伸出两指在凌远眉宇鼻尖之间摩挲,还轻声发出感叹:“哥真好看。”

凌远感觉下腹一热,想要迅速抓住了小孩儿的手说他煽风点火呢这么晚了。但看着他纯真的眼神,却又忍不住说:“我们然然更美。”

“呸,会不会夸人呢,应该说我帅。”

凌远噗嗤一声笑出来,刚想张嘴说好好好你最帅,却感觉嘴唇被一阵温软湿热包裹住了。

想看然然三温暖请走微博停车场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035637043922577

评论(15)

热度(169)